<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cite>
<cite id="3hfzf"></cite><ins id="3hfzf"><video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video></ins>
<ins id="3hfzf"><span id="3hfzf"></span></ins>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strike></var>
<cite id="3hfzf"></cite><var id="3hfzf"><span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span></var><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cite>
<cite id="3hfzf"></cite>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strike></var><var id="3hfzf"></var><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video></cite>
<strike id="3hfzf"><ruby id="3hfzf"><i id="3hfzf"></i></ruby></strike>
<var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var>
即時新聞
母親的哲學
發布時間:2020-06-28 09:30     來源:靖邊新聞信息網    瀏覽次數:    字號:[ ]

  一棵枯死的兔絲花,守著殘枝,在風中搖曳著,充血的夕陽籠罩著龜裂的大地,那一抹掙扎新吐的綠色,映襯著簡單的陳設,倒也增添了幾分活力。
    ——題記
                                                             十元彩禮
  毛烏素沙漠的一望無垠在心底一瀉千里,悄然行走于阡陌的每個角落里,詩意的日子隨著最后一頓玉米糊糊的殆盡模糊起來。年已然結束,春的腳步伴著沙塵,鋪天蓋地的來了,而對年幼的母親來講,苦難的日子宛若這突來的風沙一般,難以平息。外公是方圓幾十里有名的說嘴客,保賬、說媒、拉官司等都不在話下,卻唯獨好賭,且貧窮和自負異常,他和鄰村老光棍李禿子賭了10元輸贏,1960年的陜北農村蕭條、貧困、慘淡。當時的中國還處在計劃經濟時代,按配給制,以糧票、肉票等形式來發放購買。改革開放前,工人工資是20多元一個月,公務員薪資是40多元一個月。所以,10元的賭注在當時已經是破天荒了。
  天亮時分,當懊惱不已的外公拖著疲憊的身軀紅著眼回到家,將此事告訴正在磨坊里裹著小腳忙碌的外婆時,已經13歲出落的亭亭玉立的母親,知道自己的父親把自己抵了10元彩禮,就要嫁給那個打了半輩子光棍、黃牙且滿臉紅色胎記的李禿子時,她卻表現地異常平靜,不聲不響。不管外婆怎么哭鬧,固執的外公卻執意要履行自己的諾言,三天后迎接他的卻是母親的離家出走,而這一走就是32年。
                                                                 在田間
  “一年之計在于春”,這是農人們的經驗,也是母親的哲學。又到春耕時節,為了搶到濕度,我們沒日沒夜地開始挑水,加之處在白于山最干旱的地帶,如哺育我們兄妹一般,她守護著山梗里那一畝三分地。1992年,45歲的母親,已經是我們4個孩子的母親,父親跟著車隊,加入了南下廣州經商的浪潮,家里所有的擔子都壓在了母親的肩上,很多時候,我們總是佝僂著背,使出吃奶的力氣,拖著沉重的步伐,打著趔趄挑著水,我們仿佛一夜長大了。
    記憶中,母親總是頂著太陽,用那雙滿是老繭的手,帶著我們去拾糞,然后,將水桶從井里提上來,回過頭,伴著鬼臉,對著我們笑。而讓我們欣喜不已的是,就在這一年冬季,步態蹣跚的外公坐著小舅的桑塔納,神態莊重的出現的我家門口,母親做了一桌熱氣騰騰的餃子來招待外公,在我們哄搶零食的間隙,闊別32年后,他們兩個哭成了淚人。外公用那雙布滿皺紋的手敲著那一臺熊貓牌彩色電視機和廣錄牌進口收音機,以及那一對實木箱子和油畫大理石柜子及儲糧大瓷翁時,我清晰的聽到,外公喉嚨里歡快的聲響。
                                                                    病床前
   流逝的日子像一片片凋零的花瓣與枯葉,不曾記得有多少風雨飄搖在耳畔,一份厚重的痛,蔓延周身。2007年5月13日,我騎車出了車禍,而原本打算做腦瘤切除術的母親,毅然決然地選擇陪伴我。我術后的第八天,母親返回西安西京醫院接受治療,不曾想這居然成為永別。我們再見時,那張白色的床單,那一圈圈纏著頭皮、腫脹的縫合線,而母親,那個光著腦袋,宛若躺在黑夜懷抱的緊閉著雙眼的婦人,卻成為我的夢魘。她逝去的那一天正好是她60歲生日,78歲的外公,沒有流一滴眼淚,他說母親是享了福的,對他而言1947年出生的母親,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盡管叛逆了半輩子,雖然操勞卻找到了幸福,我們姐弟四人全部找到了工作且家庭幸福。母親穿著她生前最喜歡的藍色西裝和小皮鞋,帶著父親還有我們姐弟幾個買的各種金銀首飾,安詳地閉上了雙眼。
                                                                          團圓
  上帝,似乎是不公平的,它使太多人背負傷痛和不幸,可是上帝似乎又是公平的,它公平的讓每一個人享受、沐浴陽光和親情。
    2019年5月21日,母親的生日這天,我們姐弟四人齊聚母親墳前,瘦弱的父親俯身在墳前厚重的一吻,讓我突然覺得,潔白笑容的母親,不該是我的夢魘,走出了厚重,也就走進了春天,因為我們是母親的骨血和生命的續延。72歲的老父親,已然成為我們姐弟幾個快樂的源泉,盡管父親住進了新建的獨院,也有保姆照看,但是我們幾個商量好了,不管多忙都要抽時間照看父親。周末齊聚父親小院時,那一輛被我們當做古董陳列起來的飛鴿牌自行車,被父親刷了一層淡淡的清漆:“1979年,你母親32歲,她從你外公家跑出來后,一直在一家塑料廠里打工,遇到她時,我是一個窮光蛋,而她手里卻有攢下來的將近400元錢,這輛自行車,還有那敦煌牌縫紉機都是她出錢買的,她原本在廠里發展的挺好的,后來成為了工長,再后來因為我去廣州打工,她毅然決然辭去了工作,在老家開始種地。我心疼她,她卻說那是我們的根,不能把根丟了,把家丟了,她愿意為我守著,沒有她,就沒有咱們的今天,這輩子遇到你母親,真是我上輩子修的福氣,你母親一直想出去轉,而我卻一直忙著賺錢,總想給她最好的,但……”父親已然泣不成聲,小院里突然變得靜謐而肅穆。
   挽一縷長風薄念,在素色的時光里種下一個夢,夢里有家有愛,也有那長長的思念與牽掛。在冬日霧色繚繞且無聲的時光里,唯獨不變的是那份情,在不言而喻的懂得里,不管歲月如何變化,心有所寄,大概就是當我們精疲力盡在外撞的頭破血流時,亦或在迷茫困頓時一句:“歸來吧”,就讓我們淚流滿面,而這卻是母親一生抒寫的哲學。

  (作者系靖邊縣發展改革和科技局干部)

友情鏈接
免费成年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