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cite>
<cite id="3hfzf"></cite><ins id="3hfzf"><video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video></ins>
<ins id="3hfzf"><span id="3hfzf"></span></ins>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strike></var>
<cite id="3hfzf"></cite><var id="3hfzf"><span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span></var><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cite>
<cite id="3hfzf"></cite>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strike></var><var id="3hfzf"></var><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video></cite>
<strike id="3hfzf"><ruby id="3hfzf"><i id="3hfzf"></i></ruby></strike>
<var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var>
即時新聞
冥 婚(之二)
發布時間:2020-12-28 15:28     來源:靖邊新聞信息網    瀏覽次數:    字號:[ ]

  盜 骨

  張翠花找到少女墳墓后,就在附近的村莊里盤問情況,一打聽,不由地倒出了一身冷汗,人家嫁尸是嫁,可得聘金三萬元,妝奩費兩萬元,可自己盤來算去,手中只有賣地的三萬元,還差兩萬元。回來后,瞻前想后,沒辦法,只好到處去借,可是借來借去只湊得四,五千塊,還差一萬五。她再沒有別的辦法了,只好找到娘家侄兒,—個外號叫“鬼三” 的去討計策。這個鬼三果然鬼點子多,聽了姑母的嘁叨,便說:“出不起那么多錢,就先別出,找上幾個人去盜骨,等把女骨盜回來了,和開開埋在了一起,等娘家人知道了,已是生米做成了熟飯,頂多一半兩勾子,出幾個錢了事!”

  張翠花討得了主意,說干就干,在娘家找了幾個侄兒和侄孫,帶上工具,騎上摩拖車,乘一個月黑風高夜,就將尸骨盜了回來,裝入紅布口袋內,放在隱蔽的空房里,等候擇日和開開合葬。

  冥 婚

  女骨有了,還得看個吉日才行,不用問,這回張翠花又找到了閆陰陽。一見面,張翠花千恩萬謝夸獎閆陰陽卦靈,并從懷里掏出一個紅包來,拿出三百元錢,先抽出一百元錢算是給閆陰陽的打卦謝金,然后再拿出兩二百元錢,請閆陰陽看個好日子,與兒子舉行冥婚合葬。閆陰陽一見這錢,滿臉堆笑地說:“她張嬸,看日子錢我收下,算卦錢就不用給了,鄰家鄰居的!”可嘴里這么說,錢早揣到了自已的兜里去。

  錢收好了,閆陰陽便搬起手指頭給掐盤看日子,嘴里還不知道低聲在念叨著什么。過了一會兒才說:“丁日丁卯,明日就好,又是清明節,正好合巹婚葬。”

  張翠花見有了好日子,連忙告辭了出來,并許諾等明日安葬了,再給一千元謝金。

  張翠花剛出門,閆陰陽的老婆便開腔了,“你真是個死心眼,還愣著干什么,瞅眼巴縫了老半天,才掙了三百塊,還把你喜的,要是給劉家通個風,報個信,說不定還能弄個千二八百塊。”

  閆陰陽向來是個軟耳根,對老婆的話言聽計從,如奉到娘娘的懿旨,連忙拔腿就往三棵樹村去跑。

  四月四日清明這一天,照例家家燒紙化錢,戶戶簞食壺漿,去敬奉祖先,掃墓上墳。獨有張翠花家有些異樣,靈棚高搭,上懸紅幔,書寫著:“開開與臘梅冥婚典禮” 九個大字。靈棚內并排放著兩個干骨盒,盒的人相上貼著兩個大紅喜字。骨盒前,照例紅燭高燒,獻著全雞、全羊、涼漿米飯,兩旁擺著紙火花圈。外面已是親朋滿座,賓客如云,獨不見有披麻帶孝的,只有幾個小玩童,帶著白花,跳來跳去的。喇叭里一會兒放著哀樂,一會兒放著《大擺隊》、《得勝回營》,叫人捉摸不定,這到底過的是白事,還是婚事?

  親戚朋友大概都到齊了,吃了油炸糕、細饸饹后,開始舉行冥婚典禮,拜天跪地。冥婚典禮由開開的長輩爺爺王老九主持,小老大王新遠致悼詞,他也學著電視劇里的腔調:“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兩個抬干骨盒的人,像抬簍子祈雨似的,前參后拜。當冥婚禮進入高潮,司儀正準備喊:“送入洞房!”時,外面轟隆隆地摩托聲響過之后,闖入了七、八個人來,二話沒說,便舉起棍棒朝著靈棚就打。一陣兵兵乓乓響過之后,,只見帳幔被撕得粉碎,獻貢食品被掀翻在地,紙火、花圈被踩成了泥。總管一看,情況不妙,知是尸主找上了門,連忙陪著笑臉說:“請親戚們先不要動怒,有話好商量!”

  “還商量個屁,人都偷來了!”一個滿臉胡髭,上了年紀的,又像是個拿事的人說。

  “這千不是,萬不是,都是我們的不是,這千錯,萬錯,都是我們的錯!不過咱再把話說回來,常言說得好,‘飛起要落了,張開要合了’ ,問題總要尋求個解決的辦法,你們看出上幾個錢行不?”張翠花娘家侄子“鬼三”上前打勸道。

  “你給老子有錢,拿來十萬!”一個年輕人火冒三丈地說道。

  “一個死骨頭了,出上一兩萬還不行嗎?”這回是小老大上前說話了。

  “不行,至少也得五萬元!”又是那個像拿事的人說。

  站在一旁準備下葬、埋尸骨掙錢的閆陰陽,一看,雙方爭執不下,心想:解鈴還得系鈴人,弄不好自已也得扯進去。于是連忙清了清嗓子說道:“我是個局外人,有一言相勸,說得好了,大家贊成;說得不好了,就算刮風。我想你們兩家,不結親,便是兩家人,結了親,就是一家人。這件事,雖然事先沒有商量好,但現在已是生米做成了熟飯,婚禮也舉行了,天地也拜了,怎好再往回抬?再說了養女一門親,不如讓王家出上三萬五千塊錢,作為彩禮,再多了,寡婦人家,也拿不出來,你們看行不?”

  尸主聽了閆陰陽的話,出去嘀咕了好一陣,知道羊頭上的毛揪不長,回來后,說:“事情已弄成這個樣子,就算了,交錢!”

  張翠花連忙跑回去,從箱底里拿出三萬元,又從衣柜里拿出自己平時的零花錢五千塊遞給了總管,然后,再由總管遞給了那個上了年紀的拿事人。

  事情剛剛了結,王家正準備給尸主看酒吃飯,不想,外面又響起了一陣摩托聲,從大門外闖進來七、八個手拿棍棒的人。這回,這些人沒有沖向靈棚,而是沖向了臘梅的尸主,一見面,開口就罵道:“劉海潮,我日你們先人的,你給老子一個女兒許兩家,兩萬塊錢賣給了我們,怎么又賣給了人家!”說完,劈頭蓋臉就打了起來。跟來鬧事的人,一見許老二動手了,也跟著大打出手。對方劉海潮這邦人也不是省油燈,罵了聲,“要干,老子們就奉陪到底!”說完,也就劈哩啪啦地打了起來,雙方拳來腳往,三下五除二,便有幾個人被打得頭破血流,爬在地上起不來了。

  總管一看情況不妙,再這樣打下去就會出人命,連忙撥通了“110” ,一陣警車聲響,來了十多個警察,問明了情況后,將張翠花、閆陰陽和雙方帶頭鬧事的人抓上了警車。

  噩 夢

  經過審理,三方鬧事人,因偷盜女骨、買賣尸骨而起釁,聚眾斗毆,嚴重觸犯了《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經過批評教育后,斗毆雙方,每方罰款三千元,放了回去。閆陰陽因涉嫌引誘他人盜骨,從中騙取錢財,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處以行政拘留半個月,沒收其非法所攫取的一千八百元,并處以罰款五千元。張翠花因觸犯了法律,構成了偷盜尸骨罪,被判處了兩年有期徒刑。

  張翠花在法庭宣判的當天晚上,又夢見了她死去的丈夫和開開。這回丈夫沒有向她微笑,也沒有向他招手,而是破口大罵她不道德,不該去盜人家的尸骨。開開也沒有再開口叫她“媽” ,而是一扭頭就走了,她拼命地追趕,并且不住聲地叫著:“開開,開開,你等等媽……”可是怎么也趕不上,一不小心,一腳踩空,滋留一聲便摔倒了。她驚醒了,心口跳得很厲害,睜眼一看,自已已被管在監所里,便滿眼拋淚,無限的懊悔與惆悵……

友情鏈接
免费成年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