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cite>
<cite id="3hfzf"></cite><ins id="3hfzf"><video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video></ins>
<ins id="3hfzf"><span id="3hfzf"></span></ins>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strike></var>
<cite id="3hfzf"></cite><var id="3hfzf"><span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span></var><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cite>
<cite id="3hfzf"></cite>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strike></var><var id="3hfzf"></var><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video></cite>
<strike id="3hfzf"><ruby id="3hfzf"><i id="3hfzf"></i></ruby></strike>
<var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var>
即時新聞
河套尋古(之一)
發布時間:2020-10-26 09:42     來源:靖邊新聞信息網    瀏覽次數:    字號:[ ]

  ——早期中國文明的偉大輝煌

  記者: 您這次在河套地區黃河邊沿一線進行考察的目的是什么?
   默冰: 從史料上來看,河套地區的黃河幾字形大灣內,是人類在4800年前至4200年前的文明孕育之地----確切地說,是“早期中國”華夏族群文明的發祥之地。隨著近年來靖邊縣的“黃帝原冢”“皇華城”“白翟城”遺址和“青陽氏”“高陽氏”的封地,杭錦旗的“朔方”故地,神木的“石峁城邑”遺址,清澗的“鬼方”遺址,府谷的“寨山、連城峁”遺址,吳堡的“石城”遺址,佳縣的“石摞摞城”遺址,定邊的“姬塬”遺址的逐漸發現,再加上先秦和兩漢時代的“上郡.陽周”和“朔方郡”,五胡十六國的“統萬城”,隋唐宋三代的“夏州”的證實,無不證明著這里曾經存在著華夏族群早期文明的偉大輝煌!
  記者: 歷代的中國政權和民眾,是怎么稱呼河套地區黃河幾字形大灣這個區域的?
   默冰: 顓頊之前,這里因黃帝建都“皇華城”(今靖邊縣龍州鎮),又加之各個山脈在這里交匯潛入地下,黃河環繞,形成了河套平原,似乎“中國”之名由此始得。又因和叔在此制歷之故,也稱之為“朔方”之地。
   顓頊與共工惡斗之后,華夏民族南遷至今河南省中原地區,帝嚳、唐堯、虞舜時代稱這里為“河南故地”。
   夏、商兩朝,這里是大禹敬稱的“雍州”(龍州.原都)核心之地,為“九州”之尊,由“諸方”(羌、鬼、戎、翟等族)看守。
   周朝復稱之為“朔方”,并由南宮適在今內蒙古杭錦旗臨黃河之畔建立據點。
   戰國時代,秦、魏等諸侯國稱之為“古河南地”,并在河套地區南端設立“上郡.陽周”(今靖邊縣楊橋畔鎮)反復爭奪,秦昭襄王建“列城”防備夏族旁枝匈奴南下晉陜之地,始得“塞內塞外”之名。
   秦朝初立,秦始皇便派蒙恬及扶蘇率30萬大軍駐守上郡.陽周,威懾河套諸族,號為“新秦”。項羽滅秦后,降將董翳獲封此地,與商洛、關中合稱“三秦”之地。
   西漢衛青在白翟族舊址之上(今靖邊縣白城則村)建“朔方郡.奢延縣”統領河套地區,并轄治外套地區(今包頭市大片區域)。其中飛將軍李廣駐守的“龍城”(今靖邊縣小河鎮),便是當時河套七郡的軍事核心。
    五胡十六國時,夏族旁枝匈奴人赫連勃勃恢復禹夏朝號,名為“太夏”,在西漢朔方郡治所在奢延縣舊址旁擴建西城,名為“統萬都城”,統領河套及關中地區。
   拓跋魏及隋、唐、宋之時,在統萬都城舊址設立“夏州”,轄治河套地區達500余年之久,后被北宋廢置。
    元朝統一中國后,塞外諸族分據河套地區北端,行政建置一邊向東北方向遷移,在今府谷縣設“府、豐、芭”三州;一邊向東南方向遷移,在今延安市、佳縣、綏德、米脂等地分設州府,阻攔河套地區塞外諸族南下。從此,塞外(秦列城之北)河套地區城邑盡毀,歷史記憶幾近中斷。
   明朝之時,依照古制,設“靖邊道”轄治河套地區。后因戰略需要,再設“榆林道”,行政建置東移至今榆林市榆陽區境內。由于是時蒙古諸族壯大,在河套北端不時南下侵擾,巡撫延綏的右副都御使余子俊經朝廷許可,在1472年修筑了1770多里的明長城,將河套地區南端的各個出口徹底封死。于是,明長城之外變為蒙古諸族的牧場,明長城之里分為了延安、榆林兩個大的行政軍事區域,現狀一直保持至今。
    可以這樣說,在帝嚳、唐堯、虞舜之前,河套地區以“皇華城”為中心,是早期中國華夏族群文明發展的核心之地;
   在夏、商、周之前,由于軒轅黃帝埋葬在“七星之冢”(今靖邊縣高家溝便民中心王墳灣村),河套地區是華夏兩族的“精神圣地”;
   秦漢之際,河套地區以“上郡.陽周”“朔方郡”為中心,是這兩朝驅趕塞外異族的軍事重地;
   五胡十六國時,河套地區以“統萬都城”為中心,是塞外諸族的“理想樂土”;
   拓跋魏及隋、唐、宋之時,河套地區以“夏州”為中心,是華夏政權控制河套及漠北和河西走廊的威壓之地;
    直至明代,內閣首輔楊一清和士人領袖顧阻禹依舊認為:“河套南望關中,控天下之頭項。得河套者行天下,失河套者失天下。河套安,天下安,河套亂,天下亂。”
    便是在辛亥革命之后,與同盟會、北洋軍閥、國民黨、共產黨皆有交往的楊度先生也寫道: “黃河黃河,出自昆侖山;遠從蒙古地,流入長城關。古來圣賢,生此河干;獨立堤上,心思曠然。長城外,河套邊,黃沙白草無人煙。思得十萬兵,長驅西北邊;飲酒烏梁海,策馬烏拉山,誓不戰勝終不還。君作鐃吹,觀我凱旋。”

  記者: 那么,河套地區到底有多大?古人又是怎么樣去劃分這個區域的?
       默冰: 河套地區的南端是陜西省的靖邊縣,北端是內蒙古的杭錦旗,西端是寧夏的銀川市,東端是陜西省的府谷縣,面積大約20多萬平方公里,相當于今天的湖南省和白俄羅斯的國土面積。
    記者: 為什么這樣去劃分?
    默冰: 河套地區的南端背靠白於山脈,是黃土高原與河套平原接壤的地方。青銅器未出現之前,人類僅用木頭和石器就可以在這里棲居耕種,再加上河套平原大量的食草動物,在4800年前左右,無疑是最適合當時人類的居住之地。
   記者: 背靠白於山脈的區域還有現在的定邊縣和橫山區,為什么華夏的先民們選擇居住在了現在的靖邊縣?
    默冰: 這是由當時的地理和生存條件特定的。靖邊縣的北面是河套平原,獲取溫順的食草動物非常容易;南面是現在的延安市,這個區域大多是石頭,當時的人類很難生存,背后也沒有被侵襲的隱患;西面是現在的定邊縣和鹽池縣,而鹽減地是當時人類和動植物生存的禁區;東面是現在的橫山、榆陽兩區,當時洶涌的“帝原水”(現稱無定河)是一道難以逾越的天險。
   記者: 那么位于河套地區東端的府谷縣和神木市區域和位于晉陜交界的佳縣、吳堡、清澗和延安市的部分區域大多是石頭山,并不適合當時人類的生存條件,為什么會出現那么多的古城遺址呢?
   默冰: 以石峁古城為例,這些區域石頭建成的古城,大約都在4300年前左右(帝舜執政之時)出現,正是早期中國華夏族群掌握冶煉技術并使用青銅器已經有400年左右的時代。再加上當時的神木市有眾多鐵礦的存在,所以才有能力建造那樣多的石城并且生存。可以推測,石峁古城極有可能是華夏執政集團驅使犬戎諸族開采鐵礦并看守的城邑,并不是個別學者認為的“黃帝都城”----因為從目前的出土文物來看,幾乎可以斷定這不是華夏族群文明的主流表現形式。如果硬要說石峁古城是華夏政權的所在地,那么史料再怎么遺失或掩蓋,總不會連一言片語都沒有留下。
   府谷的這個區域雖然大多是石頭山巒,但也有不少的丘嶺地形。近年來的民間發現則更加讓人驚訝:當地劉畢業先生收藏的眾多巨型犀牛、長頸鹿、熊、鬛狗等動物骨骸,最大的居然有15噸左右,證明著這個區域在上古時代,該是一個多么水草豐盛的地方。如此一來,就能解釋這里是黃帝時代的東方重地,帝堯時代的返回區域,春秋戰國的趙魏必爭之地,秦漢時期的“西河郡”,唐宋時期的“榮河郡”了。再加上“寨山、連城峁”等大量遺址的發現,神、府兩地極有可能就是早期華夏政權所指的“東夷”族群所在之地。
   至于延安、府谷、佳縣、吳堡、清澗、杭錦旗、鄂托克前旗等地的上古城邑遺址,則是已掌握了冶煉青銅的技術的華夏族群令諸族居住守護,在冬季防備流民履冰進入到河套地區。
   記者: 照您這樣的說法,在4800年前至4200年前左右,河套地區以現在的靖邊縣的“皇華城”為核心,是當時華夏族群文明的“中國”之地?
    默冰: 從過去的史料及現在發現的文物遺址來看,這個說法是成立的。
      記者: 但是,為什么現在河套地區的各地史志上都沒有這樣的說法和記載?
   默冰: 由于青銅、鐵器的出現和技術的發展,河套地區不但成為農耕文明與游牧文明的分隔之地,更是成為了這兩種文明的沖突所在。長達4000多年斷斷續續的戰爭,使河套地區的自然生態環境和歷朝歷代的城邑遭到了根本性的毀壞;再加上原住民不斷逃亡,新住民不斷侵占,歷朝歷代的行政建置更換頻繁,名稱百變,現在河套地區的各地史志并沒有形成一以貫之的史料記載;又加之歷朝歷代的華夏政權刻意隱瞞這里的歷史,所以造成了現在中國史學界的尷尬局面:大家都認為這里是上古中國的“河南故地”,但又“覺得”上古中國的遺跡大多在今天的晉豫之地而難以抉擇;大家都認為黃土高原是以黃帝為代表的華夏兩族的龍興之地,但是在河套地區發現和記載的只是游牧文明的騷亂記憶。
  記者: 華夏政權為什么要刻意隱瞞這里的歷史?
  默冰: 顓頊的南遷雖然是無奈之舉,但是華夏兩族卻背負了一個“棄祖陵寢”的罪名;周朝雖然在周穆王時代找到“黃帝原冢”并進行祭祀,但是秦魏兩國對河套及“黃帝原冢”的占領卻讓華夏兩族蒙羞;漢武帝雖然將匈奴諸族趕出河套,但是擔心破壞“華夏祖陵”的他卻將“黃帝原冢”的遺物遷至今黃陵縣,并編造了一個黃帝“馭龍升天”的神話......平常的百姓對自己的家族陵園尚且世代保護,而屢屢放棄祖陵并且被外族強行占領祖陵的華夏歷代政權,又怎么會在史書中明確記載“黃帝原冢”之地呢?
   記者: 現在有什么發現的文物可以佐證這個說法呢?
    默冰: 在陽周故城的遺址內,發現了一個刻有“陽周塞司馬”的先秦陶罐,并且還出土了一個刻有“陽周候印”的漢代銅章。這兩件文物的出現,使戴應新、焦南峰、段清波、馬明志、喬建軍等考古專家們得出了一個

  “靖邊縣楊橋畔鎮瓦渣梁村遺址與先秦時代的陽周故城基本吻合”的結論。
    緊接著,在靖邊縣龍州鎮發現了兩個刻有“原都”字樣的漢代陶罐。更讓人驚異地是,在靖邊縣高家溝王墳灣的疑似“黃帝原冢地”附近發現了7個刻有“官”字的北宋瓦片,其中所包含的信息,相信對歷史文化有深刻了解的學者們都會震撼不已。
   記者: 為什么用“震撼”這個詞?
     默冰: “原都”從字面上就可以知道它要表達的意思----原來的都城。再加上西漢在這里設過的“原都、京室”兩縣,大家想想,這難道只是一種巧合嗎?北宋的“官”字瓦片,則又證明了在“黃帝原冢地”附近有北宋皇家(又稱“官家”)的建筑所在。那么,北宋皇家為什么在這個地方大興土木?除了守陵,恐怕并沒有什么合理的解釋了。
   記者: 還有沒有什么重要的發現?
    默冰: 自2015年起,我們的研究只是局限于在靖邊縣境內尋找史書中記載的古跡,雖然找到了水經注中記錄的“奢延河”和“走馬水”這兩個水系,也初步確定了“陽周故城”的地望,并且在“黃帝原冢地”進行了科學的測探。雖然證實了“七星狀陵地”7個大土堆有6個是人工夯筑,1個是自然形成與人工結合的紅沙石峁,也探測出了“軒轅峁”下有規模巨大的古墓群,中國人民大學的韓建業教授更是在附近發現了大量的白膏泥鋪成的地面。但是,正如陜西省西北大學中國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李浩教授認為:任何事物----尤其是大型文明遺跡絕對不會孤立存在。
   因此,我們在2020年9月15日開始,順著沿黃公路的黃河邊上,對吳堡、佳縣、府谷、托克托、包頭、固陽、五原、巴彥淖尓、杭錦旗、鄂托克前旗等黃河兩岸進行了粗略地觀察。
   記者: 為什么用“觀察”這個詞?
   默冰: 術業有專攻----我只是一個歷史研究愛好者,并且是一個非全日制教育培養出來的“野生”作家。我的職業特長是擅于“聯想”而非田野考古,所以我只能是“觀察”而不是“考察”。

友情鏈接
免费成年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