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cite>
<cite id="3hfzf"></cite><ins id="3hfzf"><video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video></ins>
<ins id="3hfzf"><span id="3hfzf"></span></ins>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strike></var>
<cite id="3hfzf"></cite><var id="3hfzf"><span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span></var><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cite>
<cite id="3hfzf"></cite>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strike></var><var id="3hfzf"></var><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video></cite>
<strike id="3hfzf"><ruby id="3hfzf"><i id="3hfzf"></i></ruby></strike>
<var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var>
即時新聞
“大魏夏州世界沙門統銘”試析
發布時間:2020-11-30 09:33     來源:靖邊新聞信息網    瀏覽次數:    字號:[ ]
       2018年3月31日,我在齊志先生的收藏品中發現一塊西魏時期的墓志銘,距今約有1468年。
   現試析一下碑文,請諸位共同研判。
     此碑的出處據傳有三:一說是靖邊縣紅墩界鎮;一說是靖邊縣高家溝王墳灣村;一說是靖邊縣龍州鎮。
    這三處地方都具備出土此碑的歷史人文條件。
    紅墩界上古為河南地,西漢為朔方郡所在,五胡十六國時為赫連夏統萬都城,西魏時系宇文泰夏州治所之地,符合碑文中描述的多種條件。
      高家溝陽畔、王墳灣兩村上古為顓頊(高陽氏)封地,根據史料及當地出土文物判斷,此處極有可能是黃帝原冢地。雖然在碑文前三段描述中都與此處有關,但是一個剛在中國興起的佛門弟子想埋在華夏兩族的祖陵之旁,即使他復姓公孫,恐怕也非容易之事。
      龍州鎮上古為皇華城,大禹時稱雍州,夏、商、周三朝稱原都、京室,魏建上郡,秦建陽周,西漢稱龍城。
   此地在東漢佛教初傳中國之時,為連接敦煌、長安、洛陽樞紐之地,佛門弟子大多在此鑿窟造像,借祠建廟。
   然此地在隋唐之前,歷朝歷伏皆視為圣地不敢僭越設置治所,佛教趁機在此興起也未可知。從現在周圍殘存的佛窟群及寺廟遺址來看,碑文中所指的靈覺寺極有可能建在此處。
      下面來看碑文。
   這塊墓志銘的題目為大魏夏州世界沙門統銘。
   “大魏”指的就是我們所說的西魏(535年--556年);
    “夏州”則為西魏宰相宇文泰的老家與治所(其祖為夏裔南匈奴一枝);
    “世界”在當時是個新名詞,為佛教專用(世指時間,界指空間) ;
       “沙門”為高僧大德尊稱(《俱舍論》:“諸無漏道是沙門性,懷此道者名曰沙門,以能勤勞息煩惱故”);
    “統銘”從字面上來看,是“總括銘記”之意。
    用我們現在熟悉的語言模式,則應該譯為“大魏帝國夏州府世界僧侶記錄碑文”---難道這墓內的葬者,竟然是當時“世界”所有僧侶的首領嗎?
      是時,佛教(時稱浮屠教)傳入中國已近480余年。
    中原河南達摩傳法已成(?-536年),禪宗二祖慧可(487~593)嶄露頭角,妙善(?-約530年左右)已成觀世音菩薩初形,曇延(516-589年)也已風芒畢露(與東晉道安并稱為玄門二杰),智顗(538—597)在荊州長沙寺佛像前發愿為僧(后創天臺宗),三論宗創始人吉藏(549年-623年)則剛剛出生……墓志銘主人能獲此譽,究竟是何奇人?
   讓我們一探究竟。
      墓志銘的第一句是:法師諱顯略,俗姓公孫,遼東人也。
   由此我們知道,墓內葬者法名叫顯略。
   但當時法名中帶“顯”字的前有東晉法顯(334年—420年),后有辯僧曇顯(生卒年失考),而遍查中國史料和佛教史籍,竟無顯略一字記載,誠非怪事?
   可是,當我們看到其“俗姓公孫”,便明白其獲此殊稱,是因為該姓為軒轅黃帝獨有,這也即表明,顯略雖是法師,卻為正宗的皇族嫡系。
   當時夏裔五胡亂華,各族國都自認為軒轅正宗,法師顯略俗姓公孫,正是皇族嫡系,確實堪當“世界沙門”之譽。
      再來看下面的兩段碑文:
   皇帝苗胄,香揆無窮,官爵繼而不絕,厯政常傳矣,眠踹表質,懷真體慕。
   玄宗既知七星之地多隘,絕世之濱難追,至于三槐九檙之榮。
    這兩段碑文,基本上回答了顯略為什么不遠千里來到夏州傳法的原因。
    原因一:其為“皇帝苗胄”(此處“皇帝”實指軒轅黃帝),而軒轅一族自創華夏帝國以來,一直執掌天下,“香揆無窮,官爵繼而不絕,厯政常傳矣。”
      原因二:因其仰慕先祖軒轅,所以“眠踹表質,懷真體慕”來到此地弘法布道。
  原因三:為何要到此地弘法布道?因為這里是“玄宗(指道家)”一直守護的 “七星之地(指黃帝原冢地七大墳冢)”和“絕世之濱(指雍州龍城)”。作為皇族嫡系,其即可守陵弘法布道,又能時刻追思先祖列宗“三槐(“位等三槐,任均四岳”之意)九檙之榮(“九鼎”之意)”。
      下面的碑文,似為描述追思之情:
   左珥合輔之華,猶是浮沉之理;未會安樂之石,思達峰雪于巖。森之聞瑟,形崄宜于;無為之所,志滿顯成,三尊助運。
   “左珥”是古人描述珠玉耳飾有光暈的狀態,含“日月、陰陽”之意。前兩句大約的意思為: 日月、陰陽相輔,才會有明有暗,有起有落---此為大道之理。這似乎告訴華夏兩族:此時五胡亂華,是大道循環,不必悲觀;
   接下來的兩句大約意思為:雖然沒有機會見識先祖列宗的豐功偉績,但思想中卻能向往他們雪巖之巔般難以逾越的輝煌。
  此后兩句,似為講述帝冢周邊環境:森木旺盛幽靜,風穿過時發出琴瑟之聲,地形險峻又宜于朝拜;
   最后兩句,描寫顯略志向:在這塊荒忘之地,祈求“三尊” (世間指君、父、師;道教指原始天尊、靈寶天尊、道德天尊;佛教指釋迦佛、文殊、普賢)佑護,立志要恢復顯示先祖過去的榮耀。
      下面的碑文,講述了顯略法師的生平經歷:
   年方十二,舍愛祋續專情,妙趣洞昭空有。是以道俗歸誠,敬仰如神,遂群聲唱舉,表為僧首。
   自任綱維廿他載,復自割三表,建茲塔寺,業等育王。功踰點皿,導轉軌與火宅,引丹柳與苦海。
   這使后人明白,顯略法師在12歲時頓悟佛法“妙趣洞昭空有”,離開家族專心修行,獲得了道家的肯定與百姓的敬仰,年少時便成為中國西北佛教領袖。
   在他領導西北佛教的20多年中,弘揚佛法,建立了西北最大的佛教基地“靈覺寺”,這相當于古印度摩揭陀國孔雀王朝的第三代國王“阿育王”推行佛法的功德。
      其下碑文,講述顯略法師的入滅時間:
   然世諦循環,業從因果,以大統十六年歲次,庚午三月庚戌朔五日,襟疾于靈覺寺。宰相留心公廢,春守馳驛替療竟不沮救。至廿三日壬申下夜,無常可詔,法山頹落。
   從這段碑文可以看出,顯略法師的得病時間是550年三月初五,入滅的時間是550年三月二十三。在這18天當中,西魏宰相宇文泰正值“春守”整兵期間,他竟然拋下繁重公務,從長安急忙趕回夏州搶救顯略法師,并且要為之“替療”,可見其在宇文泰和西魏帝國心目中的顯赫位置;
   其下碑文,講述顯略法師入滅后蔚為壯觀的葬禮:
    惠目隱暉,四部素服;云合霧哀,血目交盈;涕零如雨,思慕傷仁。
    不但西魏帝國所有的四部弟子(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都“素服”拜謁,眾多弟子“涕零如雨”竟然導致“血目交盈”,由此又可見其在僧眾中的威信。
      最后的碑文全是贊溢之詞:
   鐫石留誠,其辭曰:
   修哉,生滅邈矣,靈原循樞無定理;不常存英,姿器性正學超溛;歸我法云,布地黃金萇乖;忠日永辭,表(春)月壟樹煙凝墓;門霜結寂,之幽墳蘭玉摧芳。
    金石相舉,日月齊光。
    大統十六年四月九日。
      讀完這篇墓志銘的碑文后,留給后人的疑惑是:顯略法師既然是當時西北僧眾之首,又為西魏帝國實際掌舵人宰相宇文泰所敬重,為何今天在史料中竟然查閱不到其片言傳記?就連中國佛教史中也難尋蹤跡。
   我們或許進行如下推測,看看能否解釋當時真相一二。
   從秦并六國開始至今,中國的史書或因焚毀,或因戰亂,或因政權需要,竟有多達17次的續編和篡改。
    而這其中最主要的篡改,是集中在了“夏華之辨”上。
    從軒轅黃帝始至姬氏周朝止,中國的政權在長達2400多年的歷史中,一直由“黃裔”夏華兩族輪流執掌,歷朝帝國和諸侯(列國)都有明確的族譜記錄。
   秦并天下后,因其非“黃裔嫡系”,遭諸國誹議,故焚絕夏、商、周及列國史書族譜,意在根絕夏華兩族歷史記憶,決不是儒家叫喊的“焚書坑儒”那般虛構之辭。
   舉一個證例:嬴政稱帝之前,軒轅黃帝的“黃”字寫作為“皇”,他的嫡系夏華兩族稱“皇裔”而不是“黃裔”。 嬴政建立大秦帝國后,把“皇”字據為己有,自稱“始皇”。
   為有所區別,儒家獻媚,將“軒轅皇帝”改為“軒轅黃帝”,把“皇裔”寫成“黃裔”。
  此后漢朝是庶民立朝,自然會尊儒學而排黃裔,否則難以向天下自證高貴。
    五胡十六國,各族各國都自稱為黃帝正宗,企圖重掌天下。直至隋唐之際,各族混血日盛,亂了宗脈,“黃裔”一說必須從史書中剔除,方能預防有人借“黃裔”作亂……
   顯略法師雖為西魏“世界沙門”領袖,但因其“俗姓公孫”又是“皇帝苗胄”,故極有可能在正史中隱去其身份與事跡。
    但是,為什么佛門弟子的史籍中也見不到其只言片語?原因大約如下:
     一、當時中國佛門似乎分為北南兩派。北派以顯略法師為首,在秦列城塞外上古河南夏州布道;南派以印度達摩為像征,在中原河南洛陽弘法。
    后因南派弟子慧可創建禪宗影響至今,北派弟子身處“滅佛中心”而摧毀殆盡。顯略法師因無弟子延續傳世,不見佛門經傳之中也是合情之事;
     二、從靖邊縣現在殘存的寺廟遺跡來看,當時的靈覺寺內及周邊寺廟,全以黃裔的祭祖之地“五龍宗祠”為主殿(黃龍為黃帝,紅龍為嫘祖,青龍為玄囂,白龍為昌意,黑龍為顓頊),旁殿供奉佛門諸祖。
   這分明將佛祖置于中國帝王和道家、道教之下,以當時道佛兩家不共戴天的爭斗狀況,顯略這樣將道佛合一,在道佛兩家眼中無疑是個共同公敵!
   也許一直找不到源頭的“離經叛道”這個成語,就是因其而生。
    拙解如上,請諸君斧正。
    后附碑文:
    大魏夏州世界沙門統銘
     法師諱顯略,俗姓公孫,遼東人也。
   皇帝苗胄,香揆無窮,官爵繼而不絕,厯政常傳矣,眠踹表質,懷真體慕。
   玄宗既知七星之地多隘,絕世之濱難追,至于三槐九檙之榮。
   左珥合輔之華,猶是浮沉之理;未會安樂之石,思達峰雪于巖。森之聞瑟,形崄宜于;無為之所,志滿顯成,三尊助運。
   年方十二,舍愛祋續專情,妙趣洞昭空有。是以道俗歸誠,敬仰如神,遂群聲唱舉,表為僧首。
   自任綱維廿他載,復自割三表,建茲塔寺,業等育王。功踰點皿,導轉軌與火宅,引丹柳與苦海。
   然世諦循環,業從因果,以大統十六年歲次,庚午三月庚戌朔五日,襟疾于靈覺寺。宰相留心公廢,春守馳驛替療竟不沮救。至廿三日壬申下夜,無常可詔,法山頹落。惠目隱暉,四部素服;云合霧哀,血目交盈;涕零如雨,思慕傷仁。
    鐫石留誠,其辭曰:
    修哉,生滅邈矣,靈原循樞無定理;不常存英,姿器性正學超溛;歸我法云,布地黃金萇乖;忠日永辭,表(春)月壟樹煙凝墓;門霜結寂,之幽墳蘭玉摧芳。
   金石相舉,日月齊光。
  大統十六年四月九日。
     (默冰,原名趙世斌,靖邊縣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
友情鏈接
免费成年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