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cite>
<cite id="3hfzf"></cite><ins id="3hfzf"><video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video></ins>
<ins id="3hfzf"><span id="3hfzf"></span></ins>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strike></var>
<cite id="3hfzf"></cite><var id="3hfzf"><span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span></var><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cite>
<cite id="3hfzf"></cite>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strike></var><var id="3hfzf"></var><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video></cite>
<strike id="3hfzf"><ruby id="3hfzf"><i id="3hfzf"></i></ruby></strike>
<var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var>
即時新聞
靖邊“三變”改革工作掠影
發布時間:2020-06-30 08:10     來源:靖邊新聞信息網    瀏覽次數:    字號:[ ]

  方正整齊的水稻田安詳地環繞在山丘周圍,安逸地享受著農民的呵護。幾年前,這里并不這樣和諧,水稻田被分割得七七八八、農民在稻田里胡亂奔跑,“面朝黃土背朝天,勤作細耕苦種田”換來的才剛夠溫飽。“要是能把這些分散的幾塊地合成一塊就好了”“要是能多點地就好了”靖邊縣黃蒿界鎮馬季溝村村民們都如此向往著。

  2013年,夢想照進現實。馬季溝村在靖邊縣委、縣政府的引導鼓勵下,開始因地制宜運用“三變”改革,幫助村民們實現了“只種一塊田”的夢想,也開啟了“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村民變股民”的致富新路子。

  馮永社的好光景

  馮永社二十多歲時擁有了第一個兒子,那之后他變得更加勤奮了,每天日升而出、日落而息,但好景不長,孩子八歲時因發燒患上了腦膜炎。馮永社帶著愛人孩子四處打聽,土方法、城里醫院,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錢,但孩子還是患上了智力障礙。“哎,怪我沒本事,只求以后咱不在了,他還能吃上飯。”馮永社紅著眼走向那分散的十幾畝水稻田又去干活了。

  馮永社家里總共有十多畝水稻田,卻因多種原因被分成了十幾塊,必須要等水流經每一塊地后才能插秧,這一套流程下來少則半個月,多則個把月也不止。馮永社心心念念期待著這地能湊成一塊,或者有人租了去也行,至少自己干不動的時候,兒子也有經濟來源。離他不遠的老王也時常說:“弄個機器來,因為地界小,機器頭在自己家,屁股就跑人家家了,每天還得因為這拌嘴。”希望沒有勞動能力的后代還能因土地吃得飽飯,希望人地矛盾早日解決,這些愿望漸漸地在馬季溝村村民的心中萌芽。

  2013年11月,這個嫩芽開始茁壯成長。村兩委感知到村民的想法,也看到了現實中人地矛盾的嚴峻。“必須改革,幾十年如一日只會讓村子更落后。”村支書說起改革的初衷,積極求發展的作風將黨員的引領性體現得淋漓盡致。“改革不僅要整合土地,還要讓農民收入多元化。”在縣級文件“三變”改革的指引下,馬季溝村開始計劃整合水澆地,開發旱作地,挖掘無效益荒地。

  “我贊成!”馮永社在村里民主會議上第一個舉手支持,白也主動將自己家的200畝地就轉給村集體。接二連三地一只只手都舉了起來,但在云云人海里仍存在反對的聲音,“這地收回去了,你們村集體怎么保證能賺了錢?賺了錢是按面積分還是按人頭分?”大家又你一句我一句放下了手。“大家放心,地收回來我們村集體會統一管理,會加工、包裝,讓大米賣出更高的價錢,還會給你們設置崗位,記工分、發工資。分紅也會根據各村民小組實際情況指定不同的標準……你們以后就是用土地入股的股民了!”第一天的會議并未結束,村民們白天種地、晚上開會,2014年11月,終于同意了原來的水澆地由村集體統一管理耕地。“我的好光景就要來了。”馮永社在敲定整合的那天樂得整晚無眠。

  馬季溝的改革路

  整合了分散的水稻田,村兩委開始測量、驗收,這一算,比原來人均實際耕地多出了80余畝,原來,曾經作為地界的土梁子、還有一些邊邊角角的旮旯通過整合都能利用起來。可這如何劃分股權又成了新的問題,土地少的不愿意按人算,人多的不愿意按土地算。

  白家溝村小組郭兆元等4戶因不滿股權計算方式拒不領取分紅,這件事情村兩委上門多次都未得到解決,便立即向縣委農工部請示。農工部副部長張宏對馬季溝村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調查研究,形成了《關于馬季溝村農村集體所有制形式的調查與思考》的調研報告。

  縣委、縣政府等主要領導干部多次深入馬季溝村調研,確定了馬季溝村“黨建領航、改革助推、統分聯動、村社雙強、共同小康”的改革方向、目標、任務和措施,召開現場推進會,要求發改、財政、農林水牧等部門全力支持馬季溝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黃蒿界鎮黨委還選派7名業務骨干組成工作組,主抓“三變”改革。從那之后的一年里,大大小小的會議加起來有200次,最終,馬季溝村根據7個自然村不同的情況制定了不同的算股方式。

  股權設置上以動態股為主,動態靜態相結合,原則上設:土地股、人口股。股權設置運行有兩種形式:第一種只設“人口股”,屬于動態股,只有白家溝按照每年陰歷十月初一為基準日,以戶口為標準增人增分紅,減人減分紅。第二種既設土地股,又設有人口股,涉及6個分社。土地股享受對象以第一輪土地承包人數的耕地、林地為基數。“土地股”和“人口股”按照“五五、四六、三七”分成的辦法,“土地股”享有兩次分紅權利,期限為10年,采取靜態股和動態股相結合的辦法,10年后撤掉“土地股”,都變成“人口股”。

  這樣一來,人口多和土地多兩種特殊情況得到了均衡化分配方式。

  村里干部們把這一方式層層上報給縣里,在縣級派人調研分析后確定馬季溝村可以采用這一因地制宜的股權設置方式。這下,村兩委總算松了口氣。

  荒涼地的新希望

  各家各戶都得到了滿意的分配方式,就連不愿意流轉土地的魯震也主動找到村兩委參加土地整合。水稻田里,村民再也不用擠著身子插秧、因多占幾分地而吵個沒完。現在,如玉帶般綿延著的水稻田里秩序井然,村民們熱火朝天地討論著,“你今天掙了幾分?”“你一天能領多少錢?”變身股民的村民還能再來務工掙錢,一塊地的多效能讓人不得不贊嘆“三變”改革的妙!

  其樂融融的景象并沒有讓這個村子止步于此。村兩委又瞅上了村里那些沒有效益的荒地,2018年,整合了365畝無效益荒地。當然,村兩委并不是在打沒有準備的仗,在整合期間,通過縣委縣政府的引薦,簽約新疆宏泰金匯吊裝工程有限公司,注冊2000萬元成立了靖邊縣珂洋農牧發展有限公司。這家公司主要經營種羊繁育及肉羊生產、屠宰、加工、銷售,是一個全產業鏈農牧公司,而馬季溝村也有養羊的歷史和經驗,只是缺乏深加工,兩者恰好一拍即合。

  該企業入駐的養羊項目也與傳統養羊有所不同,以湖洋養殖項目為主,種羊場和母羊場33畝,農戶可通過“土地流轉、飼草種植、托管代養、務工增收”四種方式實現多渠道增收。該項目計劃2020年再投資5000萬元,占地可存欄基礎母羊10000只,年出欄30000只以上。項目一期工程以養殖湖羊種羊為主,占地30畝,投資1500萬元,建成羊舍4棟,建筑面積8000平方米,可存欄5000只。項目二期工程以育肥羊為主,占地170畝,擬投資3500萬元建設標準化羊舍12000平方米,附屬設施建設完畢后,最終可達到萬只養殖規模。

  為了保障羊肉達標,由該企業投資6500萬余元建設辦公、診療室及生活用房20間,飼草棚、倉庫2100平方米,青貯池1600立方米,飼草基地1000余畝。在發展養羊的同時,還帶動了當地傳統農作物——玉米的發展。過去,這個小村莊僅以玉米為主要糧食填飽肚子,現在該公司以1500元/畝的價格收購農戶家的青貯玉米和飼草。“玉米價格不高,以前都自己吃了,現在賣了玉米還能買點沒吃過的蔬菜。”馬永社的切身體會也是這個村子里家家戶戶的體會。

  “這塊土地有32畝,這里將建幾座冷庫和加工車間,還可以為這里的村民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黃蒿界鎮黨委書記賀秉政信心十足。

  看著平整的地基,未來美好的圖景似乎已在眼前;聽著村民爽朗的笑聲,前行路上的一切困難好像能迎刃而解。

友情鏈接
免费成年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