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cite>
<cite id="3hfzf"></cite><ins id="3hfzf"><video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video></ins>
<ins id="3hfzf"><span id="3hfzf"></span></ins>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strike></var>
<cite id="3hfzf"></cite><var id="3hfzf"><span id="3hfzf"><menuitem id="3hfzf"></menuitem></span></var><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cite>
<cite id="3hfzf"></cite>
<var id="3hfzf"><strike id="3hfzf"></strike></var><var id="3hfzf"></var><var id="3hfzf"></var>
<cite id="3hfzf"><video id="3hfzf"><thead id="3hfzf"></thead></video></cite>
<strike id="3hfzf"><ruby id="3hfzf"><i id="3hfzf"></i></ruby></strike>
<var id="3hfzf"><video id="3hfzf"></video></var>
即時新聞
到田間地頭看老區可喜變化
發布時間:2020-10-26 09:46     來源:靖邊新聞信息網    瀏覽次數:    字號:[ ]
      金秋時節,由靖邊縣委、縣政府聯合人民攝影報社共同舉辦的“全國主流媒體看靖邊”大型采風活動如期舉行。中國改革報、改革網記者與采風團一行深入到靖邊的田間地頭,聽老區聲音,看靖邊變化,多角度、近距離感受了靖邊的新氣象、新發展、新面貌。
   靖邊縣位于陜西榆林市西南部,地處陜甘寧蒙交匯地帶、毛烏素沙漠南緣。截至2019年年底,全縣70個貧困村全部退出。2020年動態調整后,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4722戶15616人,在冊貧困戶816戶1393人,將于今年全面脫貧。
   “按照‘兩不愁三保障’要求,靖邊全面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針對具體問題,縣里從土地流轉、產業扶貧、移民搬遷、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等方面下功夫,把脫貧舉措落實落細,徹底拔掉窮根。”靖邊縣扶貧辦副主任熊永平介紹說。
移民搬遷  完善后續配套扶持機制
   據介紹,“十三五”期間,靖邊縣易地扶貧搬遷規模為1992戶7415人,全部為集中安置,共建成5處集中安置點,現已全部完成竣工驗收。
   記者見到68歲的鄭國程時,他剛下班還穿著橙紅色工作服,面色紅潤,在家接待了記者。鄭國程原住東坑鎮硬地梁村,生活環境艱苦,長期租房住。2017年他一家4口成為享受危房改造補助109戶中的一戶,異地搬遷至幸福家園。如今他們一家人住在90平米的樓房里,鄭國程還拿出5萬多元裝修了房子,家電、家具一應俱全。“我和老伴被安排在小區環衛所上班,一個月加起來有2500元的收入,兩個兒子在外打工。小區通了天然氣,冬天取暖國家還有補貼,好日子真的來了。”鄭國程笑呵呵地說。
   東坑鎮黨委副書記宋紅義介紹說,東坑幸福家園共安置161戶610人,其中東坑鎮64戶222人。
   隨后,記者來到東坑鎮黃家峁村四組55歲的張彥兵家。張彥兵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大不少,瘦瘦的,老實巴交。大兒子已經成家單過,妻子和女兒患有精神分裂癥,沒有勞動能力,家里靠他和小兒子支撐。2016年張彥兵家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
    2018年,張彥兵用3.7萬元政府資金把原有住房進行了翻修,如今4口人住在4間房里,屋里擺放著一些簡單的家具用品,略顯空蕩。張彥兵向記者介紹說,4人均享受低保,10畝地1年有1萬元的收入,還養了10只羊。去年張彥兵家年收入3萬多元,“兩不愁,保障”已達標,退出了貧困戶序列。“現在日子有了奔頭,我還要再加把勁兒。”張彥兵干瘦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我們建立和完善了易地扶貧搬遷后續扶持機制,同時還建立和完善了穩定的脫貧長效機制,從制度上保障了脫貧攻堅政策的連續性。”熊永平在一旁介紹說。
產權改革  循環生態農業前景廣闊
   靖邊縣近年來通過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和土地托管等模式,解決了外出農戶土地撂荒問題,實現了土地穩定收益。
    在黃蒿界鎮馬季溝村的一片開闊地,記者登上一個小山包,頓時被眼前的一幕震驚到了:目力所及是一片黃澄澄的稻田,而且是水稻。經鎮長王彥榮介紹才得知,馬季溝村處于無定河支流二道河流域,歷史上一直有“泡稻子”的傳統農業。但由于過去包產到戶,土地零散,加上以前土地坑洼不平,不便于機械化作業,形不成規模化種植,群眾自然而然改種了玉米和其它作物。
     “三變”改革開展以來,全村7個村小組耕地10497畝、林地39200畝、樹木22000棵等全部收回由集體統一管理經營,村民按股分紅。王彥榮指著稻田介紹說,“今年我們鎮從鄉村振興項目中安排資金350萬元,對二道河流域2000多畝農田進行了平整改造,新建了2座拱水壩,維修加固了1座淤地壩,新打了3眼水井,新建了U型灌溉水渠10公里及配套設施。”
      去年,馬季溝村試種了200畝稻花香,平均畝產500余斤,每斤20元,去除成本,每畝凈收益達到8000元左右。“為了進一步提高收益,今年村里探索發展循環生態農業,合作社在100畝稻田中試驗養殖遼蟹,每畝可增加2000元~3000元,到時候稻田養蟹畝產值就能達到1萬元,可以大面積推廣。”村書記樂得合不攏嘴。
    “馬季溝村土地經過整合改造集體經營后,種植水稻比種植玉米和其他作物收入翻了幾番,帶動了全村脫貧致富奔小康。”王彥榮贊許道。
產業扶貧  小蘿卜大產業遠銷海外
    產業扶貧是脫貧攻堅的治本之策,關系到脫貧的穩定性和持久性。近年來,東坑鎮積極調整產業結構,探索推廣了“支部+合作社+農戶”的發展模式,大力發展蔬菜產業。2020年,全鎮僅胡蘿卜種植面積就達到50000余畝。
    “我們選用紅金川優良品種,采用機械化深松整地、撒肥、起壟栽培,水肥一體化節水灌溉,機械化收獲等種植集成技術,胡蘿卜畝產可達6000公斤以上。由于品質優良,每公斤可賣到1.6元~1.8元,經濟效益十分可觀。”宋紅義說起胡蘿卜產業滔滔不絕。
       在黃家峁村一個胡蘿卜加工現場,記者看到,胡蘿卜從車上卸下來后,直接進入了清洗機器里,經過3次清洗,胡蘿卜已經煥然一新,被傳送帶送到操作臺上,再經過工人挑選,去除品相不好的,再按照個頭大小裝袋、裝箱。宋紅義順手遞給記者一個胡蘿卜,果然名不虛傳,清脆中帶有一股甜香的味道。
      “我們東坑紅蘿卜遠銷北京、上海、山東、重慶、武漢、長沙等地,出口韓國、日本、馬來西亞、阿聯酋、迪拜,是西北蔬菜種植大鎮。”宋紅義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這種“支部+合作社+農戶”的發展模式在靖邊縣很廣泛,記者在寧條梁鎮也看到了同樣的生產場景。
      熊永平介紹說,目前全縣形成了“菜、畜、薯”3個年產值10億級的主導產業和種植面積達22萬畝的特色產業,扶持了馬季溝“三變改革”示范村、東高峁村經濟聯合社、西園則村集體經濟、鼎宏絨業等一批示范典型,不斷增強帶貧益貧效果。
鞏固提升  還需大量資金
    近年來,靖邊依托獨特的資源、厚重的文化和四通八達的交通網路,著力推動轉型升級高質量發展,取得了顯著成績,2019年地區生產總值389.85億元,居陜西縣域經濟GDP排名第3位。
      “但靖邊縣屬于非貧困縣,上級扶貧資金投入較少,加之貧困人口集中在南部白于山區,水電路等基礎設施嚴重滯后,群眾生產生活條件較差,鞏固提升需要投入的資金量很大。”熊永平坦言,一是道路建設養護、易地扶貧搬遷后續產業等資金缺口大。二是農網改造升級批復資金有限,嚴重影響電網改造進度。三是飲用水項目投資大,包括氟改水在內的項目資金缺口較大。
   “村集體經濟這幾年有了起色,但缺乏特色,存在單一化、同質化等問題。”熊永平表示,雖然縣里采取了多種正向引導、反面約束的措施和辦法,但仍有貧困戶難以做通思想工作,主動致富意愿不強,過度依賴幫扶政策,自身參與的積極性、主動性不高,“庸懶散”“等靠要”依然存在。
   “辦法總比困難多。縣脫貧攻堅領導小組辦公室統籌安排了5個常態化指導組,分片區對全縣脫貧攻堅工作開展常態化督導,確保各項工作有效、有序推進,重點任務保質、保量完成。”熊永平信心滿滿。
友情鏈接
免费成年片在线观看